我的煤炭網

我的煤炭網>新聞>國際資訊>澳大利亞加緊行動:推進500萬噸級項目 應對中國煤炭掀起“漲價潮”!

澳大利亞加緊行動:推進500萬噸級項目 應對中國煤炭掀起“漲價潮”!

澳大利亞加緊行動:推進500萬噸級項目 應對中國煤炭掀起“漲價潮”!

據《中國證券報》7月7日報道,隨著經濟恢復帶來的需求提升,以及夏季用電高峰的帶來下,國內煤炭價格正在強勢運行。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7月6日發布的最新一期綜合交易價格指數為125.07點,已經連續6期環比上漲;另外,北方港口動力煤價格也掀起漲價波瀾,7月份第一期神華外購煤價格上漲約15-28元/噸,神華月度長協價格也上調了6-33元/噸,市場還傳出7月暫停煤炭現貨銷售的消息。

作為全球最大的煤炭進口國,中國市場的價格的波動備受煤炭出口大國的關注。據外媒7月2日報道,印尼煤炭礦業協會(ICMA)表示,印尼煤炭生產商計劃在原先產量目標5.95億噸的基礎上削減1.15億噸,以達到今年減產至4.8億噸的目標。印尼是全球世界上最大的動力煤一般指用于火力發電的煤生產國和出口,印度此舉意在通過減產來提振煤價。

中國煤炭價格上漲,對另一個煤炭出口大國澳大利亞來說可能更為敏感。2018年澳大利亞的煤炭出口高達660億澳元,取代鐵礦石成為澳第一大出口收入商品,其中又有四分之一的運往中國市場;眼下雖然對華出口受挫,但該國依然在推動煤炭項目建設。據報道,澳大利亞旺比迪煤炭公司正在推進昆州的一個新建煤礦項目,預計產能將達到500萬噸,產煤主要出口至亞洲地區。


印尼和澳大利亞是中國的兩大主要煤炭供應國,2019年中國動力煤到港量為2.65億噸,其中來自印尼的有1.4億噸,來自澳大利亞的約為0.75億噸。今年國內煤炭價格上漲,是否轉而加大對兩國的煤炭進口呢?

中國煤炭建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徐亮曾表示,進口煤炭給我國帶來雙重效應,其正面影響是在供需從緊時段保障國內需求,負面影響則是擠兌國內煤炭供給,一些劣質煤進口污染環境。結合當前的經濟形勢來看,我國煤炭產運銷等各個環節還處在疫情后的恢復階段,此時若大幅進口印尼和澳大利亞煤炭,對國內煤炭市場帶來的沖擊可想而知。


此外,澳大利亞煤炭出口商在中國市場還迎來兩個“壞消息”。第一,蒙古國已經重啟建設塔本陶勒蓋煤礦至中蒙邊境間全長414.6公里的鐵路,2021年建成時將為中國提供3000萬噸優質煉焦煤,這幾乎是澳大利亞對中國煉焦煤的年出口量。第二,中國正在推動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到2025年將因此減少18.4%的煤炭需求,這相當于澳煤進口量的4倍。對此,英國《衛報》在6月撰文稱,澳大利亞別指望中國進口其不再需要的煤炭了。


下一篇:焦炭市場下滑風險增加

上一篇:火災事故及其防治

河北20选5走势图2元网